【东脸凯脸,无CP,全员一起玩】糟糕,我可能毕不了业了(HP世界AU)一

一个所有文的目录



不是有凯凯这张照片吗!



我一大早起来看到第一反应就是,我曹这HP哪个学院的级长啊!

然后我就告诉 @群青与光影 和 @霍爾的一個小號 我说这好HP啊!

好嘛,大家就脑嘛,然后我就忍不住嘛,写了嘛,嘛。


没有具体CP,写着就是个乐呵,KKW48和JD组织全员混乱出场

耶嘿!


本篇目录

01  02  03  04



1)


分院帽很愁,因为每一届都会进来那么几个长得很像的,它以前有的时候偷懒会看看长相气质就把人分到感觉对的学院,但是从某个时候开始他就不得不百分之百投入学院分配工作了,因为如果把所有和浓眉大眼下巴俏俏的孩子都分到格兰芬多,或者是把所有端正俊朗眉目温柔还有点头大的孩子都分到拉文克劳,他分院偷懒的事情就要败露了。


【嗯,许一霖,你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不畏艰难又勤恳诚实,赫夫帕夫!】


然后那孩子在来自獾院的掌声中轻轻对分院帽说了声谢谢,接着跑去长桌边上,把瘦小的身子塞到了一个叫齐勇的学长身旁,后者大手一拍揽着小孩子表示欢迎,许一霖整个人都被拍得一震。


2)


方孟韦在第一节飞行课上因为不小心在起飞后被身边的人撞了一下,险些从空中直接摔落。飞行课教授杜见锋本来在高空等着孩子们,见状迅速直线俯冲下来在堪堪接近地面的地方捞起了方孟韦。


后来孩子们听说这个杜见锋教授曾经在校期间曾是出了名的击球手,和同为当时的击球手搭档方孟敖配合完美百发百中,然而私底下似乎互看不爽还时常打架。现役魁地奇国家队队员方孟敖听弟弟在信里说险些从扫帚上摔下来时当场就准备写一封吼叫信怒斥杜见锋的不负责,然而后半句方孟韦却写道“教授直接从高空全速俯冲下来把我救起来了,那简直太帅了,真想一睹你们当年在学校打比赛的风采。”


方孟敖愤愤不平地蒯了一勺马铃薯泥,哼哼唧唧地吃了。


3)


魔药学教授凌远最近很头疼,这一届的新生里有个孩子,令他苦恼又羡慕。作为一个肠胃常年不适的魔药学教授,眼见着自己的学生用坩埚和一部分可食用的教学材料给煮了一锅汤坐在教室后排满屋飘香地喝起来,真是不知道该骂他还是该夸他。


【李熏然,上节课就跟你说过了,不要吃上课的材料!格兰芬多扣五分!】凌远揉了揉眉心。


被点名的少年赶紧把嘴里的东西都咽了,眨了眨眼睛将坩埚收到桌下表示错了。


课后凌远正在整理讲桌,李熏然绕过前排的桌椅端着一只小碗溜到讲桌旁,期期艾艾地问【教授,我给您留了碗汤,您能给格兰芬多加回五分吗?】


不行的。


4)


赫夫帕夫的龟田一郎因为是留学生,所以语言沟通上有时会比其他人慢半拍,一次小伙伴拉着他去森林边缘玩耍时一个不小心他就跟丢了。不过那次经历并不算坏,在他不慎踏进禁林而差点被蜘蛛绑走时,马人大队经过救了他,警告了他下次要注意安全之后,将他丢在了林边一座小屋的台阶上,【幸运的话他会给你些东西吃,别怕,他是好人。】


然后在远去的马蹄声中,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一个高大的男人顶着一头蓬乱的微卷头发站在门口,一身酒气,亮得瘆人的眼睛透过凌乱的刘海盯着坐在地上的一郎看了几秒种,接着向后推开示意他进了屋里来。


一郎在满地的空酒瓶之间坐在小桌前,就着一只破杯子里的热可可,吃下了刚从烤箱里端出来的一小块胡萝卜蛋糕。


男人始终没有说话,只是坐在床上默默地看着一郎。他身后各种碎布拼接成的床品鼓动着,突然四五只长着兔耳朵的小猫头鹰从被窝里钻出来,循着香味在地上啪嗒啪嗒地跑到一郎脚下,于是后者只好看着男人的脸色小心地分了一些蛋糕碎屑给他们,之后他们就兴高采烈的发出咩咩的叫声,像小猫一样在一郎脚边打起滚来。


一郎心里一高兴,伸手想要托起一只,接着他看到了猫头鹰两脚踩在地上,只有身体跟着向上抬,露出了两条毛茸茸的大长腿,吓得赶紧把猫头鹰放回了原处。


他听见男人发出一声浅笑。


5)


小屋的男人叫作黄志雄,据说曾经也是学校的学生。


一郎回了家养小精灵厨房通道旁的休息室,坐在火堆边上听因为生病而留级多次的张红兵讲以前听过来的八卦。


总之那个叫做黄志雄的男人,以前似乎是格兰芬多的学生,也曾经是魁地奇球队的王牌之一,然而因为曾经参加三强争霸赛时遭遇事故只有自己一人活下来,之后精神状态就有些不太好,最终因为多次打架和持续酗酒,为了不给学校带来麻烦而主动退了学。


不过校长(辉哥)是个十分善良的人,于是留下他居住在禁林边的小屋里,成为了林场看守者。


一个幽灵飞过,听见了二人的八卦分享,赶忙凑过来。张红兵觉得身上一凉,忙把毯子拽上来一点,裹住自己。幽灵瘪了瘪嘴,退开一些坐在了地上——低空漂浮,然后竖起一根手指头点点面前的两个孩子,【你们可没见过,黄志雄那小子发起病来可是好几个教授都镇不住!惹怒了他说不定会被他杀死!】


一郎眨眨眼,嘴里泛起了胡萝卜蛋糕的甜味。


6)


魔法史课就跟任何学校的历史课一样,在多数人眼里是极端无聊的,不过这几年好了很多。因为学校在教学人事安排上做了一些改变,简而言之就是教授由人变成了鬼,由一个变成了两个。


刘彻赖在魔法史教授办公室里挑眉盯着现任魔法史教授,之一,蔺晨。


【你俩到底怎么就受欢迎了?我看过那么多孩子一听要上魔法史课就头疼,咋就你俩这么招学生欢迎了?】


蔺晨啪地合上扇子,【这你就不懂了吧,嘿嘿,我是什么人啊?我是当年的琅琊阁阁主。琅琊阁是什么地方啊?情报机构大户。你说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再说了我这叫人格魅力超群,孩子们就爱听过来人讲当年的事。】


【所以你就能晚上开茶话会小课堂,把你那些破事儿添油加醋胡说八道给他们了?一群孩子交上来的论文乱七八糟,什么都敢往里写,精彩程度都快赶上陈家明的小说了。】萧景琰穿墙飘进来,横了蔺晨一眼。


刘彻跟着也横了蔺晨一眼,【难怪魔法史出勤率是高了,通过率还是那么低。】


著名魔法小说作家陈家明的新书要开签售会了,刘彻算了算时间,现在飘去丽痕书店应该还赶得上排队入场。


现在的刘彻倒是比活着的时候守规矩多了。


7)


最近大热门的课还有天文学。因为著名冒险家胡八一先生终于接受了校长的邀请,暂时丢下热爱的寻宝事业,回到母校来投身教育。


观星本身不是胡八一的第一特长,但是他的确非常擅长这个。又由于他实在爱讲故事,讲着讲着天文总免不了穿插一些自己夜观星象日观天象之后分经定穴,在地下寻宝的经历,所以在学生中相当的有人气。


听说教符咒学的石太璞和胡八一不是太对付,同时修天文学和符咒学的学生时常听到两人在自己的课上夹枪带棒地互相嘲讽。不过后来有些人在无所不知的蔺教授的茶话会上听说,那两人也不是那么讨厌对方,更是在底下探险、风水定向这些事情上时常互相学习。只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不算是太愉快——因为彼时正在帮附近村落调查坟地闹鬼传闻的石太璞,深夜里在地下借着魔杖的白光走动时,一张莹白的脸直接就被同样下墓来探险的胡八一塞了一嘴黑驴蹄子。


自此之后著名探险家胡八一在符咒学权威石太璞教授的口中,便成了个“卑鄙的盗墓贼。”


正常探险的哪个会在身上备着黑驴蹄子!


老子下墓探险不带点应景的防身工具的你觉得可能吗!


少来,你魔杖拿去当柴烧了!


跟你说多少次了,我那次出去魔杖折了还没来得及跟奥利凡德买新的啊!


8)


学校里有两个明教授,二人的学科都非常受欢迎,不过其中一门是大家乐乐呵呵恨不得踩着跑跳步去上的必修课,变形课,而另外一门,则是犹豫教授长得好太好看,又实在过于富有人格魅力,而年年骗进去大把不信邪的学生的高难度选修课,古代魔文课。


大明教授,同时也是拉文克劳的学院长,施施然走进教室,一眼就瞥到最后一排角落里的明台,韦天舒和陈绍聪三人。三人脑袋凑在一块儿,嘀嘀咕咕地不知道干什么呢,那种专心致志的投入感,大明教授想了想,是很少在学业上见到自家幼弟表现出来的。显然,三人是没有意识到这教室有课的。明楼不动声色走到台前,趁着上课前的几分钟收拾书本准备魔杖,顺便略施小计便听清楚了最后排那混迹在人群中的三人聊的是些啥。


小小年纪,倒是知道从什么地方,用什么价格拿货,进些恶作剧玩具商品在学校里开小卖部赚零花钱了——这会儿正查着下一次的进货单呢。


明楼思忖了两秒,我平时给的零花钱还少吗,这孩子去个霍格莫德都是随行朋友的黄油啤酒他全都请客,败家孩子,败家就算了,还不开眼。


明楼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上课了。


【咳咳,】他清了清嗓,台下的孩子们全都抬头看向他,也包括了恍然发现自己已经被人群夹住的明台三人,【我不知道在座有多少人听说过,但是我希望你们都能明白,我这门课,不简单,不好过,但是既然大家都坐在这里了,我相信你们都是富有智慧而渴望知识和挑战的年轻人,我为你们感到欣慰……】于是课就开始了,明台三人的头也重新低下去了。


下课的铃声响起时,明楼给学生们布置了第一次作业,末了轻描淡写地叮嘱了一句,【在做所有人的名字我都已经登记了,以后请按时出勤,对了,早些时候忘记告诉你们,第一节课出勤的人,不论选没选这门课,都将被登记修习古代魔文,以及我这门课,不能退课。】


糟了。


9)


二明教授,虽然顶着格兰芬多的学院长头衔,但是他的课堂就没有那么严肃了,变形课作为必修课,又经由那么帅气且能力高强的一位教授来讲课,自然是少有人缺席的。女同学多数会提早来教室占据前排的位置,而男同学虽然不至于都是被那张脸吸引,也同样因为听说过当年格兰芬多那个传奇级长的光辉故事,而欣欣然准时到达课堂。


明诚其实是一位阿尼玛格斯,他变成动物的形态是一只金钱豹。时常出没在学校里的大型猫科不多,但是金钱豹就似乎有两只。一只是在必要的时候化形的明诚,另一只,不知为什么,时常会趴在明楼办公室的柜子顶上,大明教授对这只盘踞在他办公室的大型猫科毫不介意,甚至还时不时向后伸手去摸摸金钱豹垂下的尾巴尖。


格兰芬多有个成绩非常好的高年级学生,叫季白。当年刚刚入学的时候,这位同学就已经是传说中的明诚前辈的仰慕者,所以修习变形课的时候异常努力,而他变成的动物,恰恰是一只黑豹。为这事儿其实季白也没少遭人嘲笑,这么喜欢明诚教授啊,别是爱上人家了。只有一个人一语可能道破了天机,拉文克劳的天才转校生庄恕瞥了一眼趴在课桌上的黑豹,【可能是因为他肤色偏深吧。】


然后庄恕就被那只深色的大型猫科扑倒在地,围观的人去发出哄笑和尖叫,季白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肉垫下那人的身体,真软啊。


10)


曲和,方孟韦和龟田一郎的关系不错,三人是在保护神奇动物课上认识的,教授总是笑眯眯的,不爱穿黑色长袍,倒是总披着一件麻瓜感十足的浅粉色大外套,肩上站着一只同样是浅粉色的蒲绒绒。在选秀这门课之前就有不少人说,这位李川奇教授背景可大着呢,不光曾在魔法部任职,而且与魔法界各路贵族家庭、富豪名流都多多少少认识。更有意思的是,这位教授似乎还会说人鱼的语言。


【不会就是个人鱼吧,】因为写古代魔文课作业而深度睡眠不足的明台撑着脑袋半死不活地猜了一声。


他们被带去认识林场边那只鹰头马身有翼兽,大鸟用头顶磨蹭教授的颈窝,撒娇似的想要吃他挂在腰间的雪貂。学生们排着队,学着教授的样子谦和地鹰头马身有翼兽鞠躬,然后缓缓向前,慢慢围过去抚摸它光滑的羽毛。曲和轻轻用肩膀撞了撞身边的龟田一郎,用眼神示意一个方向问道【一郎你觉不觉得那边好像有个人一直在看着咱们?】


一郎和一旁听见的方孟韦一起回头,那头的人被发现了,赶紧往后退着退着躲回了林边小屋的后面,脚下跟着一群不知道为什么就不肯拍翅膀飞的兔耳猫头鹰,啪嗒啪嗒地倒着两条腿追着那人就去了。


【那是黄志雄,】一郎凑过去悄悄说。


【你认识黄志雄?】教授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了他们的身后,三人本以为会被唠叨两句关于上课不要聊天,然而李川奇接着说,【他是个很好的人,你们下了我的课如果没有太多事,就过去跟他打声招呼吧,】说着李川奇挥了挥魔杖,不一会儿,城堡方向飞来一个兜子,李川奇将布袋交给三人,【帮我把这个给他,好吗?】


这个男人的笑容如此温柔亲和,简直根本不给人留下拒绝的余地。


所以三人就在课后拜访了黄志雄的林边小屋,推开门就是满屋的香辛料气息,黄志雄淡淡地笑着向他们表达了谢意,然后给他们满上了三杯热苹果西打,【不介意的话,吃点姜饼再回去吧?】于是三个低年级学生在一群兴高采烈的兔耳猫头鹰宝宝的簇拥下,与它们分食了一份暖暖的下午茶。而黄志雄似乎心情很不错,从李川奇给的布兜子里掏出好几个吊床小篮子挂在屋里,在送孩子们出门前将兔耳猫头鹰宝宝分别放在了每一个小篮子里。


【手艺这么好,肯定不是坏人,城堡里那些画像净胡说,】方孟韦在回城堡的路上感叹,手里掂着一个小袋子,里头装着黄志雄送给他们的新鲜南瓜玛德琳娜。


曲和嘴里还叼着最后一片姜饼,含含糊糊地说【咱们下次给他带点什么回礼吧?】


一郎一边走着还一边试图把裤脚上的羽毛摘下来,闻言提议道【曲和,下次晚会你是不是有大提琴独奏的?我们请黄志雄来听吧。】


-TBC-


评论(31)
热度(174)
© 叽噗onnar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