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对你说(甜,一发完)隐藏一对衍生cp wwwww

一个所有文的目录


那天和 @群青与光影 聊天的时候说突然有个楼诚的脑洞

一想也是好久没有搞过楼诚了哇

于是搞一发


这次这篇有BGM,王筝-《对你说》 (总是在酷我和油管听过的我并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外链这首歌过来wwwwww


反正就是一篇楼诚,有个衍生副cp但是没打tag

两对cp之间的年龄差大概多少有点bug,不是不成立,但是比较大,不过应该不影响阅读

淡淡的wwwwwww

好了就是这样




 

这事儿说起来就久远了,你要不要一边听一边坐下喝点什么,冰箱里有椰子水,很好喝的,阿诚发现的牌子。

 

对对对,就是那个非常像啤酒罐的瓶子,放心知道你已经戒酒了。

 

所以你想听我当初的心理状态?嘶……我能告诉你的只有我当时的心路历程,但那和你面对的情况不一样,只能说希望你听后能受到些许启发吧。

 

那好,你坐这儿吧,脱了拖鞋再踩地毯,谢谢。

 

嘶……从何说起呢。

 

你知道我们不是真正的兄弟,阿诚十岁时从养母家逃出来被我捡了回来,自此就是我的家人了。现在回想,总觉得那个时候的他小得那么不真实,我把他抱回家的时候他身上没有一块儿好肉,新伤旧伤叠着,碰到哪儿都好像会疼,我就托着他身上唯一有一点儿肉的小屁股,把人捧在怀里,让他靠着我,然后就那么带回家了。

 

特别瘦特别小,我和大姐把他的衣服脱了,一条一条的肋巴骨清清楚楚,就那么点儿大的小身体,我回想起来总和自己的手作对比,总觉得那小胸膛和我的手也就差不多宽,上面红的紫的青的、肿的破皮的什么样的伤都有。他也不哭也不挣扎,我当时把他衣服掀起来就觉得愤怒,简直是暴怒,给他脱衣服的动作重了些,他就忍着,皱着眉头,眼睛噙着眼泪也不敢哭。

 

唉,伤是可怜的,但是心更可怜。这事儿你别让他知道我告诉你了,当时他缝在衣服里头的碎饼干屑抖出来了,他竟然跪到地上去捡来吃。这要是明台,啊,明台是我的幺弟,要是他把饼干弄掉了从地上捡起来还要吃,我肯定觉得万分尴尬,继而一定会训他几句。但是阿诚,当时看着他那个样子我什么都顾不上,心头肉都疼,你大概也明白吧,就是心脏好像被揪了一下,当时恨不得我的口袋里就装着沈大成的桂花条头糕,红宝石的奶油小方、栗子蛋糕,南翔的蟹粉小笼馒头,什么好吃装什么,通通捧出来给他挑。

 

哎呀这么一说我自己倒是有点儿饿了,阿诚还不回来,你饿不饿,要不要去冰箱里拿两个青团过来吃?阿诚前几天从中国菜场买了新鲜的艾草做的,豆沙馅蛋黄和豆干马兰头,时鲜点心,尝尝吧,一年就这么一次,何况还身处异国呢。

 

谢谢,保鲜膜当心背面朝下方,仔细别把油沾到茶桌上。

 

我刚才说到哪儿了。哦对,后来我们请医生来帮他看,该包扎的包扎、该吃药的吃药,然后我拉着他去洗澡,他一个十岁的孩子,我帮他洗澡他都不敢要,非说什么大少爷不能做这些。我当时一脑门子火,又不能撒在孩子身上,可憋屈死了。

 

好说歹说他也不肯叫声哥哥,我也知道不能操之过急,但是我怕他那么一直管我叫大少爷大少爷的,这一直给自己这种心理暗示也不行啊,只能想着慢慢来,早晚得掰过来。

 

后来喂了他一些好消化的,让他睡会儿,他在床上缩着半天也没真睡着,我怕他因为我在屋里所以睡不踏实,就出去了。我在楼下坐着看书,二郎腿翘着从左腿在上换到右腿在上,也不踏实,估摸着时间想着他睡着了没。最后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该上去看看,你知道一开门看那孩子不在床上的时候我心里头什么感觉吗,唉不好解释,心里头咯噔一下。找半天也没看见人,最后在衣柜里给他拎出来了。

 

这下我不敢走开了,就守着他,他躺在床上不安定,我就找了本儿书给他念,拉丁文,他也听不懂,但是你别说,他还真睡着了。

 

那么大一张床,那么小小的一个孩子,缩着身体悄悄地往我身边挪,等我念完一个章节,他已经睡着了,小脑袋拱着我,小手握成一个小拳头,握得紧紧的。你听过那个说法吗,说小孩子睡觉把手握成拳头,是为了把梦握在手里。我也是很久以后才听过的,听时我脑子里的第一个画面,就是阿诚睡在我身侧握着小手的样子。

 

孩子,麻烦帮个忙,你看那边那个书柜,从上往下数第三层的中间,对对对就是那本紫色宽书背的,你帮我拿过来。谢谢。看看以前的照片能帮我梳理思路。他小时候的照片?有不少,多半是被明台或者大姐拉着照的,喏、这个。哎呀差不多得了啊,我可舍不得给别人看。

 

回归话题。后来阿诚都是跟着我睡,估计是因为一开始接回来的时候就是让我给哄睡的,跟着我睡好像不太容易做噩梦,就是做噩梦了我也能第一时间安抚他。他还是会缩成一团拱进我怀里,也还是会握着他的小拳头。

 

小孩子嘛,觉多,我有的时候温书晚了他想等我睡,自己坐在床边也找本书看,我书柜里的书,我也随他,看懂看不懂都没关系。我要是熬得稍微晚些他就一不小心坐在床边睡着了,抓着书的手还是握成小拳头。

 

我那时候啊,看着他,唉现在说来听着还挺不正经的,但是那时候我就觉得,这孩子不要长大最好了。

 

你别看我,我对小孩儿没那方面兴趣,听过一个词儿叫长兄如父吗?别打岔接着听。

 

我总想着他不要长大最好。

 

我当然知道他是个好孩子,看看他逐渐脱去了惶恐,露出温柔和坚强我就知道,捡回来的不是受伤的奶猫,而是落难的幼鹰。

 

当你养了一只小鹰,你会憧憬他未来长成一只英武的雄鹰,但也会恐惧有朝一日早晚要到来的分离。

 

当你养了一个孩子,你会在脑中展望他如何出落成一个翩翩少年,如何穿着学校校服的白衬衫,抱着书本伴着下课的铃声从学校走出来,光彩照人亭亭玉立,如何扬起笑脸对你说哥哥我写的文章被校报刊载了。可是你也会惊慌和不安,你会担心他在学校里是否一切都顺利,有没有人看不惯他的优秀给他使绊子,又有没有人追他,追他的人是不是足够优秀配得上他。再接着你会思索未来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几年以后,十年以后,当他成为一个优秀的年轻人,他拥有自己的交际圈,拥有自己擅长的领域,他会在社会上遇到多少的挫折和坎坷,他会在人生中走过多少的荆棘和弯路。他会遇到什么样的人,他会和什么样的人牵手偕老,他会拥有什么样的生活和什么样的孩子,他会怎样打拼,为了家庭为了爱人,他会走完一场什么样的人生。

 

然而最终我总要回到最初的问题,他会长大,会不再需要不再希望我牵他的手,也甚至会在有一天,与他的优秀一并升起的,是他骄傲的翅膀和他腾飞的心,挣扎着舒展和挥动,盼望着从我的掌心挣脱飞远。

 

他好大了还跟着我睡,本来给他准备的房间暂时放了些杂物,也积灰了,我也不叫人去打扫维护,总想着我不说他最好也想不起来,还是自然而然地洗漱了就往我的被窝里钻。十四五岁的时候正是心思最难琢磨的时候,我看着他细胳膊细腿正抽着条的身子还是那样缩起来握着拳头睡在我身旁,第一次觉得那么患得患失。

 

我看看几点了,噫,阿诚怎么还不回来。唉算了先不管,他回来我就得等明天再继续给你讲了,我可不留你,他一回来我就把你轰出去。别以我老了就揍不动你。

 

当初我决定到法国求学的时候第一个想法就是把他带上,又怕他习惯了家里的生活,自己有自己的想法,不愿意和我走。想了很久都不知道怎么把这个决定告诉他。你不知道我有多庆幸,有一天他晚上睡觉时间不见了人,我找了好久在他的旧房间找到了他,还是那个衣柜,他瘦瘦长长的身子委屈地折成三截,依在里面的旧衣服上,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不知所措,我哄了半天,他突然就扑到我怀里哭了起来,说他不想和我分开,不想我离开。你不知道我有多庆幸,他成长了那么多,变得那么出色,却还是那么依赖着我。

 

有的时候我也反思过自己,自己是不是早时管得太全面了,让他实际不是真的喜欢和我在一处,而是自己放不开也不知道怎么放得开。我们去巴黎之后,他上学、做饭、持家还抽时间学了许多东西,绘画,调香,有时还在阳台上拾花弄草,我又开始问自己,几乎是惊觉,也许不是他依赖我,是我离不开他,而且已经早就离不开了。

 

他是璞玉,经过几年的雕琢之后再怎么温润谦和也总是要被人看见的。他第一次下学晚归的时候好像非常怕我生气,进门都是踮着脚,然而我当时心里头实在太矛盾,硬是让他把一切都给我解释清楚。他小声告诉我他交了个女朋友,一个外国女孩,当时我的心像是一下子被抽空了血液,空得不能呼吸也不能说话。我想过告诉他大姐不会喜欢一个洋弟媳妇,也想说他不应该随便结交还不知根知底的女孩子,然而我没有任何立场,我当年救下他,就是要把他养成一个有自己想法的、勇敢又坚定的、思想高尚尊重自由的年轻人,我怎么能说出任何有违当年的话呢。

 

他看出我情绪不好,问我吃饭了没有,问我是不是生气了,我挥了挥手让他自己回房去休息。我没吃晚饭,但是我想我大概也吃不下,晚上就那么早早洗了躺在床上,心里头翻来覆去地想,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知道他也会爱上一个人,陷入热恋,付出非常多的时间、精力和情感,并对此甘之若饴。他和那女孩开始交往之后才来告诉我这件事,而以后他会逐渐拥有更多的秘密,更多他只愿意独享而不肯告诉我的事情。只要想到这样的往后我就感到无以加复的恐惧和不安。那时候我甚至觉得也许把他留在国内会更好,会给我自己时间来冷静,让距离冲淡感情,可是事已至此,是我离不开他。

 

之后一天的早上,我起床时他已经把早饭做好摆在桌上了,还是那样有些怯地看着我,眼下有些青,我知道他大概担心我不高兴,晚上也没睡好。我觉得我应该安抚他,告诉他我没有生气,他可以去做他想做的事,可是我真的说不出。

 

他们的恋情纯净地像一汪泉水,似乎除了一起读书学习、谈论理想之外就没有其他的。阿诚再也没有晚回家过,每天还是做好了晚饭等我回来,我简直不知道他都如何维系的恋情。然而有一天他又一次晚归,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便故作镇定地做自己的事。他回家时看上去神色如常,那天天冷,他回来时我趁他洗澡更衣的时间给他煮了一杯热奶。

 

你那是什么眼神?没有煮糊也没有扑锅,煮个牛奶我还是会的,小兔崽子别招我现在就揍你。

 

他接过牛奶喝了一小口,突然眼眶就红了,我没办法,赶紧把他拉过来问他怎么了,然后他像小时候一样窝进我的怀里,依着我的肩眼泪止也止不住,好像是我把他弄哭了似的。那天晚上他是在我的房间睡的,趴在我的肩头一直掉眼泪,问他什么也不说,一副委屈狠了的样子,我一边抚着他的背替他顺气,一边心里头还想着,我还委屈呢,你去和别人好我还委屈呢。

 

也是那天晚上,我突然有了这一辈子非他不可的想法。管他别人怎么想,管他什么家族礼教,管他什么世俗人伦,我是爱他的。

 

后来很多事情都发生得很快,他不知道我已经开始肩负使命,我同样也不知道他步了我的后尘。互相知晓对方的身份时我不知道该作何想法,是惊讶是喜极也是震怒还有恐惧,可是他是我的好孩子,坚守正义和自由理想的好孩子,他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我不该惊讶,我们这身份太危险,即便他愿与我共同肩负我也不该喜悦,他背着我自己做了决定却与我殊途同归,我不该有气,他还那么年轻,那么单薄,可他选择了这条路就无法抽身离开了,我即便是再恐惧也无能为力。

 

我是他一路走来的引路人,在他眼里我仿佛博古通今无所不知,我为他讲诗经,教他念史记,也领他认拉丁文,带他练书法,我可以预测经济的走向、市场的形势,可是我永远无法预测未来的样子,无法告诉他人生的前路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那天晚上我脱了他的外套用枪指着他,逼他跪在雪地里,为了把他保下来。他是真的冷,浑身都得跟筛糠似的,小小声地跟我说哥哥饶命,那一瞬间我甚至觉得那不是在演戏而是真的在求我,你不知道要克制住丢下枪上前拥抱他的冲动有多难。

 

送他去伏龙芝的那天早上,我在站台上突然开口对他说我是个军人,现在起,他也是了。天知道我多想替他去。

 

那时候我就想,想我以前想过的,我多希望他永远也不会长大。他可以继续做一个天真善良,正直勇敢的翩然少年,在我的羽翼下永远带着笑容,去读各种各样的书,尝试各种各样的新鲜事物,我甚至宁愿他去牵起哪个幸运姑娘的手,也不愿意他陪我一起去面对这样一个战火纷飞的世界。

 

然而我又是何等的庆幸,我希望让他的天空只看见彩虹,他却那么全力以赴、不畏艰苦地去向我靠近,想要变成我,继而和我一起,并肩前行。他从伏龙芝回来,我去车站接他的那天,我知道,我们从那天开始,就真的是我们了。

 

啊不好意思,你旁边小桌上的纸巾盒,麻烦递给我,谢谢。一会儿阿诚回来别告诉他我跟你讲了这么多,也别告诉他我……额……这么丢人。

 

说来说去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小心翼翼的心路历程,你的情况和我不一样所以我不能妄称我能够教你什么,但是你知道接他回来那天晚上我们喝了些酒,阿诚靠在我的怀里说了什么吗?他说了和我今天这些话一样的话,我当时抱着他一通大笑,好久才缓过来——原来不只有我一个人这么多年如履刨冰地藏了那么多心思,相爱的人总是爱多想的。

 

唉,说了这么多也不能指望真的给你指出一条路来,最重要的还是确定你自己的心。孩子,你们都赶上了好时代,我知道你经历了许多不容易,但是别怕,你依然是优秀的,而如果我这个旁人都能看出你的好,那孩子一定也能。

 

唔……不客气,事实上,不用谢我,能够缕清思路去回想这些事我也是幸福的。

 

孩子,重要的是不论结果如何都不要后悔。如果他真的是你的朋友,那么即便你们做不了爱人,也总不会落得朋友都做不了。

 

嗯?是不是阿诚回来了?好孩子,过来扶我一下,坐久了我的腿有些麻。你先坐着吧,我去门口接他。对了,今天留下来吃饭吧。

 

【嗯,下午经过音乐学院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经常来听我的艺术史公开课的学生,那个孩子似乎因为一些个人情感的事情有些苦恼,于是我坐下陪了他一会儿,讲了些故事给他听。】

 

【笑什么?我说了什么好笑的话吗?】

 

【留下来吃饭?欢迎啊,你问他想吃什么了吗?我去做。】

 

【得了得了,人家孩子还在厅里坐着呢,你去歇着和他说话吧,饭我做就行了。】

 

你看你看,阿诚这还嫌我碍事儿,把我赶回来了。哎对了,你之前是不是说那个孩子是学大提琴的来着?

 

-FIN-


评论(24)
热度(148)
© 叽噗onnarF | Powered by LOFTER